李俊期货公司海龙存80亿债务黑洞 高管辞职为套现?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汇丰利配资-配资实盘

【编者按】山李俊期货公司东海龙的现状远非“戴帽”和降低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下调可以“概括”。如果不解决积累已久的“痼疾”,李俊期货公司这家国内粘胶短纤行业的龙头,前景堪忧。

  山东海龙股份有限公司(000677.SZ,下称“山东海龙”)迎来了它历史上最严峻的冬天。

  时令刚至仲秋,明媚阳光带来的是令人惬意的爽快。但前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山东海龙采访,却感到寒意阵阵逼来:山东海龙能否度过这个艰难的冬季?

  此前已经利空不断的山东海龙在进入9月之后,又连续受到重击。先是9月5日被戴上了ST的帽子,又在9月16日,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将其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调降至“A-”,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并将存续短期融资券“11海龙CP01”的信用等级由“A-1”调降至“A-2”。

  随后,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注销山东海龙短期融资券剩余2亿元注册额度。

  本报记者在山东海龙采访发现,山东海龙的现状远非“戴帽”和降低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下调可以“概括”。如果不解决积累已久的“痼疾”,这家国内粘胶短纤行业的龙头,前景堪忧。

  巨亏背后

  21日中午12点,山东海龙的职工陆续走出车间或者办公室,或者去向公司餐厅,或者回不远处的家属院。看起来,这家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上市公司秩序还属正常。

  资料显示,山东海龙于1996年12月26日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为一家主营业务为粘胶长丝、粘胶短丝、棉浆粕、帘帆布和无纺布的化工企业,其中短丝、棉浆粕、帘子布、帆布生产规模居国内首位。潍坊市投资公司持有山东海龙16.24%的股权,目前为山东海龙的控股股东。

  山东海龙副总经理、代董秘马立臣告诉本报记者,现在公司的任务是稳定局面、稳定队伍。现在公司处在十分敏感时期,具体也不便对外界说什么。等情况理顺了,会以对投资者负责的态度披露相关信息。

  马立臣说,现在公司生产经营正常,作为国内粘胶短纤行业龙头企业的地位也未改变。但从去年开始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确实对公司造成了一定影响。“我也是受命于危难之际(出任董秘)。”

  去年,山东海龙爆出年亏损3.7亿元,虽然此前有些年度也有亏损,但如此巨亏还是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在公司2010年年报的“报告期内经营情况回顾”中,山东海龙对亏损原因并未提及,只是说,“公司在经济形势复杂多变、行业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明确发展方向,调整工作重点,加李俊期货公司大结构调整力度,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着力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企业保持了平稳、健康、有序的发展态势。”

  山东海龙今年上半年的半年报,更是给出了一份令人瞠目结舌的业绩,上半年亏损4.05亿元。

  一位已经在山东海龙(此前公司名称数次变迁)工作了21年的老员工说,这是多年积累的顽疾在去年和今年上半年集中爆发了。

  这位员工告诉本报记者,从山东海龙原董事长逄奉建任职开始,公司的规模确实壮大了,但很多投资项目并没有经过科学论证,投资巨大而损失巨大。

  他至今不明白,山东海龙为何要入主山东海阳港,并成为第一大股东。

  前日,记者拨通了逄奉建的电话,他婉言谢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山东海龙另外一名员工则对本报记者说,山东海龙的巨亏,从根本上还是管理问题。

  他举例说,公司的设备更新方面,有时候一套新设备进来,刚出一点小毛病,公司就决定全部换掉。几百万元进来的设备,当废铁几十万元就卖掉了。当然,换掉的设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买,许多设备被“有关系”的人买去作为自己工厂的设备了。

  上述员工说,这种现象公司员工都知道。有点资源的管理层,很多在外边搞了自己的公司。

  “一些车间、处室都有自己的小金库。”山东海龙员工告诉记者。

  晨鸣被窟窿“吓走”

  寿光晨鸣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晨鸣”)到山东海龙,再至“黯然”退出,只有3个月左右的时间。

  7月15日,在山东海龙东大门曾经发生近两千员工的聚集事件,有传言说是对晨鸣托管山东海龙不满,进而意在驱逐晨鸣。记者调查发现,其实并非如此。

  潍坊市投资公司作为该市国资委下属的机构,持有山东海龙16.24%的股权,是单一第一大股东,对山东海龙具有“控制权”。5月10日,潍坊市投资公司通知山东海龙,授权晨鸣对山东海龙进行托管。

  晨鸣和山东海龙同在潍坊市,晨鸣是一家民营企业,同时也是国内造纸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关于为何潍坊方面委托晨鸣托管山东海龙及此后晨鸣离开的原因,马立臣表示不知情,只是执行“通知”。

  山东海龙内部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晨鸣到山东海龙,带了4.8亿元的资金,但资金到账之后,很快就被银行扣去了3个多亿,以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山东海龙用于生产经营的资金只有1个多亿。

  8月22日,山东海龙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潍坊市投资公司与晨鸣已经解除于 2011 年 5 月 9 日签署的《国有法人股份之授权经营和管理协议》,晨鸣不再履行对山东海龙的托管责任。

  对于这段短暂的“婚姻”及善后处理,晨鸣方面不愿予以评价。

  类似资金“被扣”情景也发生在“11海龙CP01”短融上。在该短融的募集说明书中,山东海龙表示,计划用约1.7亿元补充生产、经营过程的营运资金,用于公司本部采购原材料;计划用约2.3亿元偿还现有银行贷款。

  这笔短融由恒丰银行担任主承销商。根据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日前的披露,山东海龙实际将3亿元用于偿还恒丰银行承兑汇票,1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山东海龙的财务状况到底如何,现在还不得而知。根据山东海龙相关公开资料,截至去年年底,公司净资产为79.6亿元,负债为68.1亿元。

  据山东海龙公告,目前山东海龙的担保数额在31亿元左右,相当于其公布的净资产的3倍以上。

  担保问题是山东海龙进入中国证监会重点监管视野的重要原因。早在今年年初,山东海龙就接到了中国证监会山东局的《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其中“公司关联方关系和关联方担保情况披露不完整”、“ 对外担保披露不及时”等需要改正的事项。

  作为山东海龙实际控制人的潍坊市投资公司相关人员昨日对本报记者表示:“(潍坊市)政府或国资委不可能在具体问题上要求企业做什么。”“你看山东海龙的股权结构,虽然投资公司是第一大股东,但所占股份比较少,海龙在经营上自主的余地很大。”

  本报记者注意到,在山东海龙的诸项担保企业中,与山东海龙不相关者甚多。这中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利益关系,还需要调查。

  原高管集中“沽空”与海龙的下一步

  根据山东海龙股东资料,山东海龙的主要股东中,潍坊市投资公司持有16.24%,潍坊康源投资有限公司持有12.04%,潍坊广澜投资有限公司持有6.93%。

  山东海龙2010年年报中称,潍坊广澜投资有限公司是由公司 14 名高管人员出资设立,潍坊康源投资有限公司是由公司 4816 名员工出资设立。

  山东海龙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称,广澜公司持有的山东海龙股份已经在今年下半年之后陆续沽空。“高管人员中持有2000股以上的,不到2人。”但这未得到广澜公司方面的确认。

  在此之前,山东海龙出现了高管陆续辞职的现象。5月8日逄奉建提出辞职,其后包括董事、董秘、副总经理、独立董事、职工监事等,都陆续提出了辞职。

  上述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称:“作为公司高管,他们自然知道公司的状况,也知道以后的状况。所以,利用辞职进行股票变现是明智选择。”

  而根据《公司法》规定,上市公司高管人员持有的股份,经过一年锁定之后,每年只能套现25%,而离职人员不受此限。此前,关于广澜公司在山东海龙持有股份的标注是“受限流通”,这个受限,就是关于高管套现的限制。

  但潍坊康源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山东海龙股份就无此“幸运”。因为这部分股份并未确认到具体人的名下。

  7月15日的职工聚集,其中一个诉求就是要求把自己在康源公司的股权确认到自己名下。马立臣告诉记者,他自己也希望如此,因为他在其中也投了几十万。但问题需要慢慢解决。

  8月23日,山东海龙发布公告称:“目前,根据初步合作意向,潍坊市人民政府与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正在继续洽谈中,将在进一步研究、调查,并与有关方面达成必要共识的基础上,按各自决策程序作出相关决策。”

  据了解,上个月,中国恒天已经派人员进驻山东海龙进行尽职调查,马立臣也对记者表示,重组谈判正在进行中。

  但山东海龙的重组前景将会如何,现在存在很大的不确定因素。山东海龙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说,或者是在调查、审计之后,像晨鸣一样被“吓走”。或者是与有关方面达成一致,将债务剥离到另外一家新公司,保证恒天的注入资金不像晨鸣那样被“抢走”,进而获得一个“净壳”。